天下第一痛 – 三叉神經痛症

三叉神經痛症可說是“天下第一痛”,表現為顔面部驟發驟停的閃電樣、刀割樣、燒灼樣、頑固性的劇烈性疼痛,痛不欲生。說話、洗臉、刷牙或微風拂面,甚至走路時都會導致疼痛發作,疼痛歷時數秒或數分鐘不等,不發病時同正常人一樣。以中老年人發病為多,女性略多於男性,70-80%的病例發生於40歲以上,高峰年齡為50歲以上。

突然發作和突然停止是三叉神經痛的一大特點。疼痛發作時,病人會毫無徵兆的突然停止說話、進食等活動,疼痛側面部可呈現痙攣、皺眉咬牙、張口掩目,發作時可出現結膜充血、流淚及流涎;用手掌用力揉搓顏面可以減輕症狀;長期揉搓面部,就可導致面部局部皮膚粗糙、增厚、眉毛脫落。不發作時,與正常人無異。一些青年病人甚至得不到親人、同事的理解,以為裝病。另一特點是病人可能會在三叉神經分布的某小區塊特別敏感,一接觸就誘發疼痛,稱為「觸發點」,多數在上唇、鼻翼、齒齦、口角、舌、眉等處,每當輕觸或刺激扳機點就可觸發疼痛發作。

三叉神經痛的診斷常常依賴臨床症狀、過去病史及治療史,至於X光、血液檢查或理學檢查的幫助不大。最重要的是顱部的磁力共振MRI,除了可以診斷血管壓迫性的原發性疼痛,還可以排除其他繼發性的三叉神經痛及顱底腫瘤,並了解血管變異程度及手術難度等訊息。許多的臉部疼痛容易與三叉神經痛混淆,包括牙痛、三叉神經炎、非典型顏面痛、血管性神經痛、偏頭痛、叢集性頭痛、三叉神經帶狀疱疹神經痛、蝶顎神經節綜合症或蝶顎神經痛、舌咽神經痛、多發性硬化、各類顱底腫瘤等,因此即使臨床表現相似,也不可等閒視之。

郭女士56歲,右側臉部嚴重疼痛,一陣一陣的抽痛、反反覆覆發作,像電擊般的刺痛感,困擾她三、四年之久。為了這種病痛她南北奔波,四處尋醫,仍然苦痛難耐。曾經往牙科診所求治,但做了相關的牙科治療後,疼痛卻未改善,西醫藥物治療也治療一年多,此外更尋求一些針炙、中藥、理療、按摩等方法,仍然疼痛不已,因為無法吃東西、茶飯不思,體重暴瘦近10公斤,最近親友介紹到腦神經外科接受治療。經磁力共振(MRI)詳細檢查後,診斷為三叉神經痛,醫生與病人及其家人解釋後,決定採用微血管減壓顯微手術 (Microvascular Decompression, MVD) 。做完手術,她的疼痛明顯減少,隔天就辦理出院。前幾天來覆診,她表示好像幫她拔掉了一根刺一樣,現在她已經可以無痛楚下享受飲食了。

典型的三叉神經痛多發生於單側的上頷神經和下頷神經,受影響的患者在輕觸、冷風吹或冷熱水敷於面頰或牙床部位時,會突然引起陣發性劇痛,甚至在進行日常活動像齟嚼、吞嚥或談話時都會產生疼痛的感覺。三叉神經痛的成因有部分的案例是因為三叉神經在腦幹根部被血管壓迫,造成神經短路所致;其他病因如多發性硬化症、腦幹腫瘤、帶狀皰疹、牙痛等,也可能會引起類似三叉神經痛的症狀。

三叉神經痛的治療,可分為藥物治療及手術治療兩大類。藥物治療應為第一選擇;傳統藥物以抗癲癇類藥物為主,可抑制三叉神經系統的不正常放電,但是藥物治療也可能會因患者的情況而產生副作用,假如這些藥物對患者造成明顯的影響,則需暫時停止服藥。手術治療方面大多會採用微血管減壓顯微手術 (Microvascular Decompression, MVD),這手術發展至今已經超過三十年,它的優點是治療效果良好,根治率超過90%,復發率低,相對其他方法比較,此類手術的創傷大、風險高、技術要求高。比較不容易導致重大面部麻木;但這是微創開顱手術須要全身麻醉,也有一定的風險存在,如:感染、動脈或顱內神經受傷的風險。如果不想開刀做手術,或者是年紀太大,又或者有其他疾病不適合接受手術治療時,三叉神經局部封閉治療、三叉神經射頻溫控熱凝治療、三叉神經周圍支撕脫術,也是可以有限緩解疼痛方法,這些方法的優點是創傷小、恢復快、費用低;缺點是容易復發、止痛範圍有限。立體定向放射治療(伽馬刀)的疼痛完全緩解率達70%左右。

三叉神經痛是一種極度痛苦、難以忍受的疾病,遷延數年甚至十數年、緩慢加重,或時好時壞,但不危及生命,嚴重時病者痛不欲生,甚至出現如自殺等過激行為。由於三叉神經痛不可能自愈,所以必需盡快接受治療才可以治愈。

三叉神經痛症情況
三叉神經痛症狀況

文: 香港微創腦及脊椎神經外科手術中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he Hong Kong Minimally Invasive Brain & Spine Neurosurgery Centre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